cancyok

babyfat去了以后长什么样全看造化,当然也有看医生的,哈哈。

在我眼里万物皆可成cp……怕是单身太久的原因。
前几天,家里有人送了一只鸡,后来又送来一只鸭。那只花羽毛的鸡仿佛觉得自己是天神下凡,得瑟得要死;而那只大白鸭自打来了就默默缩成一团,乖得要命。

他这样想着的时候,有时也疑心是因为自己没有和恶社会奋斗的勇气,所以瞒心昧己地故意造出来的一条逃路,很近于“无是非之心”,远不如改正了的好。然而这意见,总反而在他脑里生长起来。


闲着没事翻出鲁迅的文章来读,没想到字字敲打在我心尖……看的我胆战心惊,仿佛他说的写的那个人就是我。

专注二次元,现实太残酷。